我要免费发布 修改/删除信息
当前位置:门头沟信息港 > 门头沟新闻 > 门头沟旅游 >  从门头沟三家店到斋堂----一座天然的百里画廊

从门头沟三家店到斋堂----一座天然的百里画廊

时间:2015-10-24 23:17:25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浏览:    我要吐槽 分享到:


横贯门头沟东西的109国道(北京段)既是门头沟山区的运输生命线,同时也是串联着众多美景的景观大道。尤其是从永定河边的门城到太行山深处的斋堂清水这段近百公里的路程,沿途更是山河秀丽,幽谷奇绝,行走其间,琳琅百态,仿佛又是一座天然的百里画廊。

百花山是门头沟境内第二高峰,主峰位于门头沟与房山两区交界之处,与西南方向不远的百草畔山脊相连,形成一片平坦开阔的山顶草甸。春夏之季,草甸上百花盛开,视野宽广,远眺群山层叠,美不胜收。摄影/金谊平

东段  山水灵秀三家店

门头沟在北京是特殊的,市内的公交车只要稍稍开出城,就会一不小心闯进大山大水的画布中。幼年时我曾有过一段经常在门头沟和北京城之间往返的生活经历,那时,每次“回沟里”都盼望着能乘坐更慢更绕远的336路车,而非从地铁站取道近路直达,只因沿109国道行驶的336路在穿过京西古村三家店之后,将会邂逅令我着迷的美景。

时至今日,我都一直认为三家店附近是离北京市区最近的山水胜境。

站在三家店段的109国道旁眺望,你会惊讶于眼前这幅全景山水图卷竟涵盖了如此齐全的风景元素:西北方向造型峻朗的峰峦由远及近,从高到低,从朦胧到清晰,层次感分明;香峪梁与九龙山一左一右,像两扇开启着的闸门,衔着永定河波光粼粼的平静水面。

天然的地脉决定着人类活动的点滴,人类创造的工程反过来也成了自然风景之外的绝佳点缀。三家店是永定河的一个良好渡口,古往今来,各种不同形式的交通路线在此汇集。在远山背景的映衬下,丰沙铁路一号桥强硬地横贯在视野正中,火车频繁通过,或载着远行的人们奔赴异乡,或挂着塞外的风霜驶向南方。在丰沙铁路北侧,斜军(斜河涧—军庄)联络线用了一座更高的曲线大桥飞跨两山之间,似长虹卧波,与敦实笔直的丰沙一号桥比起来,它的造型更修长妩媚,美妙的大曲线更是动感十足,看起来像是在丰沙铁路上方画出了一道神来之笔。在这里,工程美学有机而恰当地融合在自然风景中,成就了一场赏心悦目的美景盛宴。


黄草梁位于全国闻名的爨底下古村落北侧,穿过过古色古香的爨底下村,一番艰难的攀爬过后,一幅美丽的画卷就会在眼前展开。北方关塞上的山不够灵秀,但足够硬朗,透露着一种绝然不同于南方山峦的美感。摄影/金谊平

从三家店进山后,沿途山灵水秀、村舍错落,风景虽不敢说奇绝,但也足以令人心旷神怡。从古至今都是久居京城的人们休闲游赏的理想之地,清代宗室诗人宝廷就是酷爱西山门头沟的“资深驴友”,诗云“一水绕山难觅渡,乱花夹岸各一村”,一幅山临水、水环山,村落点缀、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便宛在眼前,让诗人直有“得意如飞仙”之感叹。

酒香不一定都要在深巷,三家店是门头沟百里画廊的起点,却像河流从山峡之中豁然开朗的那一瞬般,让一路收集来的美丽与灵气恣意挥洒,高调地把游人直接带入高潮。这样的安排,或许只是为了让游人免于审美疲劳,因为,后面还会有更多的精彩。


黄草梁上的“象鼻山”,其实更应被叫做“象鼻关”。它扼守着京西古道的上下山要冲,极尽险狭,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摄影/金谊平

中段  幽谷奇峡斋堂

沿109国道西行,车辆在青白口与永定河分道扬镳后,一头钻进一条幽深的山谷,两边山势陡峭、山形奇特,岩石高峻而凸出,形状规整不杂乱。越往前走,山谷越开阔,向两边扩散开的高山也越呈现出奇特的造型。

这是门头沟最长最宽的一条沟谷——斋堂川。川内地势开阔、水流和缓,是斋堂清水两个中心城镇的所在地。然而,在多山的门头沟,斋堂川只是众多自然地貌中的一个异类,川中清水河流域范围内的众多深山险峡才是主流,令人惊叹的风景就隐藏其间。

斋堂川北侧有一道山梁,横看如屏障,顶部呈现出整齐的锯齿形状,如果移动到它的侧面,就会发现这道山脊既直且狭,像一道刺向远方的利刃,在民间,这座山被称为“狗牙山”,这个通俗而形象的名字让人经常记不起它的本名“碣石岭”。狗牙山是地质史上造山运动的产物,原本的平地在地质作用中被挤压,因而褶皱、隆起,一些岩层比较脆弱的地方在隆起的同时也伴随着大量的破裂、塌陷运动,就像一块被用力掰开的饼干,破碎的裂口处就形成了狗牙山那样整齐的山体。


丰沙铁路与永定河并行,东西横贯门头沟区,为门头沟的山水风景添加了一份人文地理之美,其中三家店一号桥、珠窝七号桥、落坡岭大桥等工程,都是门头沟山水画廊中的重要风景点。

相较于北侧的破碎山地,斋堂川南侧的山体更加完整。从卫星图上看,清水尖、髽鬏山、老龙窝、百花山、白草畔这一系列的山峰接连成岭,如果算上被永定河切开、但同属一脉的妙峰山诸峰,会发现这一道明显的山脉自东北向西南斜着把门头沟分成了两半。这道山脊的海拔并不是太高,适合攀登,且各个峰顶视野良好,近可俯瞰脚下的斋堂川、清水涧、永定河,天气良好的时候甚至隐约可见远处的门头沟和北京城,因此近年来已经被“驴友”们开发成了一个户外活动的理想去处。

到了斋堂镇,街边店面里的农家饭菜是对一路跋涉的最好慰藉,虽然百里画廊里程已经过半,但山水画卷其实才刚刚展开。

斋堂镇北行到永定河边有明代古堡沿河城值得参观。沿河城是一个位于永定河拐弯处的明代屯兵要塞,建于明万历六年(1578年),依山就势、凭险河边,现在依旧存有旧时的城墙和拱门。除了城堡,还有一系列敌台和断续边墙守卫在沿河城周边,构成一套完备的军事防御体系,弥补了长城在这一段的缺失。

为什么明朝会如此重视这里的防御?观察一下此地的地形地貌就会明白。门头沟一带的山体属于太行山脉尾闾,不像南太行那样高峻而完整,其构造运动反而与邻近的燕山山脉更加相似,山体更破碎、断层更密集。

从沿河城向东偏北方向延伸,有一条大断裂带,直达昌平境内,与之同时出现的,就是其垂直方向上众多发育更不完全——也就是更短小更深狭的小断裂带。这种构造的直接产物,就是在沿河城西北方向的数条近似平行的大裂谷,裂谷呈西北—东南走向,形成了沟通边塞内外的天然孔道,若不加防范,来犯之敌便可沿着孔道长驱直入。

古人,尤其是守边的戍人们,想必不会有心思欣赏这荒远边地的风景,一方面是因为这些裂谷深沟中暗藏着杀机,此外,与北京城遥远的距离和险阻的路途也足以让文人骚客们望而却步。时至今日,技术条件已让我们能够更从容地深入昔日秘境寻古探奇。地理造化之美,与你只剩下一脚油门的距离。


妙峰山上的金顶娘娘庙从明代开始供奉碧霞元君,清康熙年间得到皇家敕封,香火极盛,甚至有从山东山西等地跋涉前来的虔诚香客,赴妙峰山的多条香道也是京西古道交通系统的重要一部分。有趣的是,民间传说妙峰山娘娘“佑远不佑近”,对远道而来的香客甚是灵验。摄影/金谊平

沿河城附近的断裂峡谷中最惊艳的,当属龙门沟。从龙门口村拐上进沟的土石小路,山势骤然收紧,左右两边陡直壁立的山崖高高在上,不把脖颈仰到极限根本无法看到两边崖顶夹峙中的一线天空——是的,这处风景就叫“一线天”。峡谷里的路面很是平坦,可以纵情驰骋,可是提起速度来却并不安心,因为我们好像闯进了未知的场域,环视四方,只有壁立的高山,找不到冲破这蛮荒峡谷的出路。难道这短短的路就要到尽头了?

继续前行,一句古诗忽然窜上心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车子似乎要撞上眼前山崖的前一刻,简易公路猛然一个转弯,把我们带进了一片豁然开朗的境地,两边的山崖依旧壁立,谷底却开阔起来,牧羊人赶着羊群回到依山而搭的简易圈栏,羊却留恋着谷底地面上薄薄的一层嫩绿,执拗地不肯无条件顺从。这是一个被遗忘的桃源。由于山内交通不便、水源不足,近些年来,山中零星分布的小村庄相继搬迁出来,方圆近百里的山区内已无常住居民。

除了龙门沟,散布在109国道周边的龙门涧、双龙峡、南石洋等风景奇丽的峡谷都已经被开发为风景区,少一些野趣,但多了一分安全保障。

西段  空中花园在山巅

龙门沟最深处有一个名为榆树湾的旧村,沿村后坡道上山,行不多远就会到达一片豁然世界:一道宽阔的山脊从脚下延伸向看不见的远方,山脊上黄草萋萋,春夏两季野花烂漫,山风吹拂,花草像浪一样起伏;京西古道南北迤逦着从身旁通过,顺着它向南眺望,一排被边墙串联起来的敌楼蜿蜒在地势稍高处:这里地势太过平坦开阔,山下的沿河城要塞不得不在此建立一道补充防线以防侧面受敌。

向南过了这段被称作“七座楼”的边墙防线,眼前的地面更加肆无忌惮地宽广起来,置身其中,好像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只有头顶仿佛触手可及的云朵还在提醒着你,这是山顶。这里是门头沟著名的高山夷平面——黄草梁


大雪过后,层层叠叠的白雪勾勒出南石洋大峡谷崖壁丰富的层次。南石洋大峡谷位于雁翅镇北部深山中,处于西山的“东灵山黄草梁—笔架山”褶皱隆起带中。地层有元古界震旦系、古生界寒武系、奥陶系、石炭系,以及中生界侏罗系和新生界第四系等。岩石种类齐全,包括多种沉积岩、变质岩和火成岩。这些地层和岩石使得这里其成为天然的地质博物馆。摄影/卢欣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站在空阔平旷的山顶“十里坪”上,竟无端升起一种淡淡的离愁。离愁别绪与登山赏景的氛围格格不入,却又让人挥之不去,其实,并没有什么离别在此发生,要怪只怪弘一大师笔下的词句太过动人,更怪黄草梁上的风光画卷与词中意境太过契合。

门头沟最西边的斋堂清水两个镇是整个北京市的屋脊,东灵山百花山黄草梁、老龙窝等高峰屹立在此,山脊开阔平缓,山坡陡峻,山谷窄深是这带山区的地貌特点。永定河以南、斋堂川以北、沿河城断裂带以西的一片山地尤其明显,主要山峰东灵山黄草梁的山顶都有大面积的平坦草甸,两座山峰之间还有缓和的山脊相连。

这是夷平面作用的产物。五六千万年前新生代开始时门头沟这片地方曾经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准平原,随着新生代开始后的喜马拉雅运动,北京西山地面抬升、断裂带发育,河流切割与风雨侵蚀作用也逐渐增强,原有的高平面被撕裂,仅遗留下一些尚未被侵蚀殆尽的部分,这就是现在的山顶地带。假以时日,随着北京西山的不断抬升,河流的下切作用不断加剧,门头沟的山会更高,谷会更深,北京西山将越来越美。

在北京,旧时对门头沟的印象是煤炭、灰尘和偏远荒僻的大山。如今,告别煤矿产业的门头沟发现了更具长期投资价值的山川美景,变身成为京西旅游休闲胜地。109国道北京段便是连接起这诸多山水画卷的一座百里画廊,也是北京人值得自豪的景观大道。

本文选编于2015年《中国国家地理》门头沟副刊
撰文/许君达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门头沟信息港公众帐号,获取一手门头沟信息

作者:许君达
相关评论我来说两句

关注微信公众号

沟里新鲜事
微信随时看

门头沟黄页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网站地图
© 门头沟信息港 京公网安备11010902000100号 京ICP备09038970号-9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嘉纳律师事务所 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