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免费发布 修改/删除信息
当前位置:门头沟信息港 > 门头沟新闻 > 门头沟旅游 >  门头沟炭厂村变形记

门头沟炭厂村变形记

时间:2016-03-25 22:03:05   来源:北京日报  浏览:    我要吐槽 分享到:

▲炭厂村建成神泉峡景区,山水如画,引来游人无数。



  技术人员进村勘测。



本报记者 闫雪静 通讯员 张昕

  大地回暖,门头沟妙峰山镇炭厂村迎来春天。这几天,民俗户陈永利忙着为即将到来的旅游高峰备货。去年,陈永利辞去在城里的工作,回村办起了民俗小院,“谁能想到呢,荒山沟几年间变了样,回村的不止我一个!”

  炭厂村变样了。政府各部门政策集成、入村帮扶,荒山沟成了小有名气的景区“神泉峡”。村民资源入股,人人当股东。去年,人均年收入达到12000元,一举摘下戴了多年的贫困帽,成了门头沟“精准扶贫”的典型。

  十余个政府部门政策集成

  驶出109国道,还要沿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再行驶数公里,才能看到山坳中的炭厂村。天气转暖,冰开河化,山泉沿着沟涧流淌,叮叮咚咚格外悦耳。

  “再过一个多月,漫山桃花、杏花开放,那才叫美呢!”陈永利说,“过去,只觉得家乡穷,有点本事的都朝外奔,从来没有想过,这山、这水,就是宝藏!”

  祖祖辈辈烧炭为生,炭厂由此得名。皇宫冬季取暖用的炭、老百姓涮锅子用的炭,多数都源自这个村。鼎盛时,小村有几十座炭窑。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山区禁止砍伐树木,烧炭业才逐步退出。

  不再烧炭,村民主要的经济来源只有山上几百亩核桃、山楂、杏扁。年轻人几乎全部外出打工,2009年,人均年收入仅4000元,低于贫困线500元。

  2010年,妙峰山镇党委、政府实施一村一策,帮扶脱贫。扶贫组干部进了炭厂村,村党支部书记邢卫兵无奈摇头:“山沟沟里头,啥资源没有。”

  “我原本想,这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沟,离国道又那么远。扶贫组能给拨点款,把进出果园的路修修就不错了。”邢卫兵说。没想到镇里干部说,扶贫可不是给点钱就完事,一定要帮村民找到致富的路。

  听说沟里景色不错,扶贫干部二话不说,拿上镰刀就钻了进去。

  正是春夏之交,山花烂漫、流水潺潺,沟里景色之美连邢卫兵也啧啧不已:“小时候进去玩过,这些年村里人忙着打工、忙着奔波,多少年没人进去了。草高过膝,得边开路边走。”

  这次探险没过几天,镇里的干部又来了,还请来了永定河研究会的专家。这一次,大家做好了准备,带上绳子、面包进沟。扶贫干部绳子拴在腰上,亲自爬上了岩石陡峰,并且在岩缝间发现一眼山泉,后来成了这条沟最有名的一道天瀑景观。

  那些日子,市、区、镇各级党委、政府,农业、财政、水务、林业、文委、科委……十余个部门,天天有人进沟考察,一幅发展休闲旅游,带动村民致富的蓝图逐渐清晰。

  各部门不走马观光,扎进村里切切实实出思路、办实事。

  农委根据当地特产,规划了“玫瑰香谷”整体沟峪发展;水务局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落地;林业局为果园更新了树种;文委根据当地传说,挖掘整理了裂裂寺、一线天、望儿坨等景点,和村民一起找到了保存完整的古炭窑;科委启动了智慧景区建设……

  邢卫兵举了个例子:“区计生委主任王培兰是个女同志,冬天,沟里结了冰,一走一打滑。就这样,她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最后定下了亲子农耕园的帮扶项目。政府的干部这么用心帮我们,能不感动吗?干劲能不足吗?”

  政策集成,资金到位,帮扶取得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两三年时间,炭厂村“神泉峡”景区具备了向市民开放的能力,并且打造了10公里、20公里、40公里三条户外越野线路。2015年,仅门票收入就达到50余万元。

  农民当股东,景区自己经营

  神泉峡景区牌子立起来,小村炭厂出了名。投资商看上了这里的青山绿水,来谈合作的络绎不绝。

  2012年左右,邢卫兵每个月都要接待一两拨投资商,既有私企老板,也有国企大集团。有的只简单转了转,就张口要投资一两千万,把景区打造成“国际范儿”;有的一边在村里转一边画蓝图:这里要建宾馆、那里要盖餐厅。听得邢卫兵心直跳,条件听上去确实诱人,可总有些不对劲,“根本没提村民啥事,至多说解决一部分就业?”

  镇党委很明确:这么多政府部门帮扶,根本目的是帮助炭厂村富起来,景区怎么建,究其根本,不能离开富民两个字。

  最终,还是得听村民自己的。炭厂村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刚把情况一说,村民就议论纷纷,有位老党员直言不讳,“办企业的追求利润最大化,能把咱农民利益放第一位吗?”还有的村民担忧,“他们花钱搞投资,大拆大建的,咱村的底色还在吗?”

  最后,村民大会全票通过,不引入企业,景区自己经营。

  随之,炭厂村出台了股份合作制办法,村民以资源入股。全村206户、379人,不分男女老幼,一人配5股,一股200元,年底按利润分红。

  景区是大家的,每个人都是主人。这个制度,调动了村民参与建设和经营的积极性。

  沟里清理山路,大伙儿出工,将碎石背下山;路边的人家,收起了妨碍交通的柴垛。就连景区的名字,也是大家根据祖辈的传说整理出来的。山水里倾注了村民的感情,来这里游玩的城里人都说,这景区原汁原味,有山的本色。

  2013年,景区刚刚营业,年终每人分红200元,2015年,每人分红达到700元。

  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村了

  天气刚刚转暖,炭厂村就恢复了生机。“往年,打工的年轻人走了,上年纪的还猫冬呢,村里静悄悄没声音。”村里的妇女主任高晓芹说,“今年,你看看,一个冬天都热闹着呢,翻修房子的就好几户!”

  李秀芬家住的离景区最近,借着这个优势,她最早办起了民俗接待。天还凉着,就有心急的游客来了:“我们几个退了休的老同学,约在这住一礼拜,就图山里清静,听听鸡鸣狗吠,晚上聊天、打牌。住习惯了跟自己家一样。”

  李秀芬原来在鞋厂上班,景区办起来,她就辞工回家,平时和老伴儿俩人打理农家乐。一到周末,孩子、亲戚全都回来帮忙,日子透着红火。

  村北头,陈永利和妻子张秀萍忙着收山货。他家面积不大,没条件办住宿,就在院里开了间餐厅,可以同时接待几十人就餐。翻新旧房子的时候,陈永利在房顶上修了个露台。“这是客人建议我们修的,夏天热的时候支把凉伞,吃着烤串,看着山边的晚霞,最是惬意不过。”

  陈永利20岁出头离家打工,在企业干了十几年电工,忙的时候,几个星期回不了家。2013年开始,村里陆陆续续有人办起了农家乐,一年收入少说也有五六万元。去年,陈永利辞职回乡,翻修老房,也办起了农家宴。餐饮之外,还收购山区特产,包装好的山菌、核桃、野菜也很受游客欢迎。

  “经营农家宴、山区特产,这些都是政府开办的培训班上学来的,”张秀萍说,“过去,我们上有老人,下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一家子的开销就指着陈永利打工,每月四五千的工资,日子真是紧巴巴,一块钱也得算计着花。”去年,半年的旅游季收入就有七八万元,两口子心气儿更足了,天天琢磨着开发新项目,吸引游客。

  去年,炭厂村有20多户开办了农家乐,景区能就业,年终有分红,年终一算账,人均年收入达到12000元,家家户户实现脱贫。

  不离乡、不离村,守着青山绿水就能致富。陈永利说,感谢政府,这是心眼儿里的话。

  记者手记

  政府惦记就有盼头

  闫雪静

  炭厂村变了,最大的变化是人的心气儿!

  记者进村,看到的是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趁着大量游客到来前,村民忙着翻修房子、打扫院子、拾掇菜园、采购备货,忙碌间能看到满满的信心。

  “政府惦记着我们,当然有盼头、有信心。”炭厂村人说。

  “过去,我们是最没信心的,山沟沟里头,要资源没资源,要人才没人才。找不到致富路,干啥都泄气。”炭厂村党支部书记邢卫兵说,是政府为他们村带来了致富的信心,因为各部门不仅送来了金点子、好项目,而且扶上马送一程,帮村民建成生态景区,留下金山银山。

  扶贫,关键是一个“扶”字。给钱给物,只能解一时之困,合理安排扶贫项目和扶贫资金,恢复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才能断掉穷根、开掘富源。

  回归青山绿水,炭厂村民重新认识了家乡。不再“等靠要”,家家户户琢磨着怎么借好形势快快富起来。出去的年轻人回来了,互联网+等新概念也随之走进了山村。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炭厂村人说自己的村是穷山沟,政府各部门的齐力打磨,却把它变成了城里人最欣赏的原生态景区。精准扶贫不是强行脱贫,而是要拔除贫根。每个地区都有独特的资源禀赋,开准药方,标本兼治,才能让贫穷的人们,真正地站起来。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门头沟信息港公众帐号,获取一手门头沟信息

作者:闫雪静

关注微信公众号

沟里新鲜事
微信随时看

门头沟黄页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网站地图
© 门头沟信息港 京公网安备11010902000100号 京ICP备09038970号-9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嘉纳律师事务所 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