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免费发布 修改/删除信息
当前位置:门头沟信息港 > 门头沟新闻 > 门头沟人文 >  聊一聊门头沟的“天桥儿”

聊一聊门头沟的“天桥儿”

时间:2015-03-16 12:13:03   来源:门头沟信息港  浏览:    我要吐槽 分享到:
昔日,北京有个下层百姓乐呵的地界儿,在天桥儿。门头沟也有个煤黑子乐呵的地界儿,在河南街,这儿,就是门头沟的天桥儿。


昔日,北京有个下层百姓乐呵的地界儿,在天桥儿。门头沟也有个煤黑子乐呵的地界儿,在河南街,这儿,就是门头沟的天桥儿。


河南街在门头沟东辛房迤北,门头沟南,门头沟煤矿--现在叫鑫华源--正门南。民国时,居住在这里居民大多数是河南籍的矿工,故得此名。现在的居民大多数还是河南人的后裔。有文献说,河南街位于门头沟南而得名,其实不确。如有河南街应有河北街才能对应。门头沟只有河南街,而没有河北街。就因为河南街因河南籍矿工而得名。清未民初,由于段益三先生在东辛房沟北开办了通兴煤矿即后来的中英矿,1949年后称门头沟煤矿,门头沟的经济中心东移。就形成了以河南街为中心,东延西扩长约三里地的商业文化娱乐中心,一直到1966年消失于破四旧。现在留下的只是历史的记忆。


那时的河南街,各种商号林立.茶坊酒肆,饭馆小吃随处可见,既有风味炒莱,也有地方小吃。既有撂地卖艺的.也有剧场演出,十分热闹。一直到文革前,不少天桥艺人都来此演出.所以,我说河南街就是门头沟的“天桥”。


河南街过去有一剧场,原来叫艺园。800多个座位。就是现门头沟图书馆所在地。如今老辛房人仍称剧场,成了地名。艺园是大峪人程春利,赵子光以及辛房赵姓财主等合伙经营的。解放后收归国有,改称剧场。剧场最初是由芦席搭的大棚,大峪永顺成杠房--其老板就是程春利--承建,一场火灾后才改成砖木结构。常在这里演出的有西路评剧名家花淑兰(花在解放后到了沈阳,任沈阳评剧团主演,其腔称花派),花月仙,新凤霞等名家。1963年,评剧<<夺印>>在京城首演后,来门头沟艺园演出。魏荣元,马泰,花月仙,席宝昆等悉数登场.门城地区的乡亲们步行数里星夜来观看演出。盛况空前。张淑桂、喜彩莲的<<向阳商店>>,攸白玉霜的<<金沙江畔>>。以及<<铡美案>>,<<卷席筒>>等都在这里演出过。我上中学时曾在这里看过一出戏<<向秀丽>>。从这里还走出了一位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但以小品闻名全国的赵丽蓉。赵丽蓉1940年代来到门头沟,在青年剧社任主演.是挂头牌的青衣.同来的还有其兄亦是评剧名家赵连喜.青年剧社的班主是大峪人赵子光,赵丽蓉是在门头沟迎接新中国成立的。直到1950年代初参加华北军区文工团以后才离开门头沟。后到中国评剧院为新凤霞挎刀,而不再唱青衣了。以前评剧叫做小戏, 因为以三小--小生,小旦,小丑为主。有老生花脸则是魏荣元,席宝昆对评剧唱腔改革以后的事了。唱词通俗易懂,是下里巴人。门头沟地处矿区,矿工的文化水平都很低, 他们所获得道德教育,历史知识不少都是从戏曲曲艺中获得的。正所谓听书看戏劝人方。因此,评剧在矿区很受欢迎.也有其成长的沃土。1966年以前,门头沟区还有评剧团,其主演叫白牡丹,文革后.不知所终.另外,还有河北梆子的演出.京剧的演出, 也有,但名角不多。听一位八旬老矿工对我说,民国卅六年,驻门头沟的国军二0八师的京剧团也曾在艺园演出。直到1980年代这里还演戏放电影。


河南街上还有还有不少的茶坊酒肆,天南海北来门头沟讨生活的矿工们.走完了窑,他们把到矿上挖煤叫走窑。到茶馆喝茶听书,到酒肆猜拳行令,劳累一天的人们,既是一种精神放松,也是一种文化的享受。拉骆驼的,赶驴驮子的,盘站的把式们也会到酒肆喝二两。


河南街的茶馆以主人叫赵才的茶馆最有名, 字号赵一轩。赵才,河北人。年轻时在北京天桥茶馆做伙计,娶一从良女子为妻,随后即到河南街开茶馆。时间大约在1940年代初。赵才凭着在天桥当伙计的人脉,众多天桥的说书艺人都曾来赵才茶馆说书,李鑫荃在此说<<三国>>,连阔如在这讲<<东汉>>,齐信英,袁阔成,马增芬,马增慧等评书鼓曲名家都曾来此献艺.评书名家连丽如女士,高中毕业因其父右派问题不能升入大学而说了评书。1960年笫一次登台,就是由乃父连阔如带领在赵才茶馆表演的<<三国>>。丽如在其所著回忆录有叙述。阴错阳差,中国少了一个工程师,而多了一位艺术家。儿时曾随父亲去过几次书馆,那时我还没有上学,谁说的,说的什么书,己经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父亲给我买了花生,瓜子,味道比现在的要香.还记得老板娘的一团和气,似<<沙家浜>>的阿庆嫂。老板娘手脚勤快,紧张有序。既要给客人提壶续水,添加小食品,说书人堂木一响,就要打钱了,老板娘拿着一个小笸箩收钱。那时听一段书二分钱,茶馆与说书人三七分账,说书人自己带人打钱则二八了。客人进门有时会先往打钱的笸箩里放上或两毛或五毛的,她记得清清楚楚。在客人的茶水小吃听书的所有费用还有结余时,老板娘是不会去找客人打钱的。客人提前退场时,老板娘会把账算得明明白白。我惊叹老板娘的记忆力。赵才很有商业头脑,有心计。1958年中国自己造了电视机,天津出的,北京牌。赵才买了一台,他不是自己看,而是放在茶馆卖票让观众来看。当时门头沟一带有电影队,每周轮流到各村放露天电影,票价5分。但每村不是天天有。赵才茶馆的电视天天放,票价3分。给茶馆带来不小收入,到1960年前后,茶馆的规模扩大了很多。在1966遭受了灭顶之灾, 赵才先生靠修笼屉,筛沙子为生。1980年前后,赵才曾试图恢复茶馆,并清来西河大鼓名家马增芬演出长篇<<杨家将>>。海报贴到了三家店、城子、大峪一带。但终由于受众的文化水平变化,多元的文化娱乐形式的出现,观者寥寥,最终没有恢复起来。赵先生终于回天无力。现在门头沟地区依稀有茶馆,但听书的地界儿己经没有了。再说,连王月波都成蔓了,茶馆未必请得动。茶馆带书馆真成了化石?


天桥撂地艺人"大刀张宝忠","金弹子韩金铎"等也曾到河南街卖艺.听老人说,1940年代张宝忠来河南街卖艺。据说,张的大刀重有百斤,舞起来轻松自如。张下场后说,我这大刀各位甭说耍,就是举起来,我今天分文不收。有一外号骆驼疯子的下场应道,我不但能举,还能打武花,说着就举起大刀,并舞起了武花.张宝忠二话没说,收拾收拾走了.不知是不是真的.反正从那以后,张再也没到过门头沟.还听说张宝忠后来远走沈阳.

河南街上有大小商铺包括连家小铺,摊贩至1950年代初共有400余家(据京西商业),有服装布疋,日用百货,茶叶烟酒,中西药房,理发照像,钟表自行车修理等包罗万象,门类比较齐全.只不过当时自行车的社会保有量较少,两家自行车修理铺还要兼营其他。戴手表的,有座钟的人家也不多,钟表修理的生意也不多。


河南街的小吃和京城差不多,但是有的名字相同,但做法不同,比如羊汤,京城是用羊下水做成汤,佐以麻酱,腐乳汁,韭菜花,辣椒油等,门城地区佐料用的与京城差不多,但汤的差别就大了.门城的羊杂碎汤更多的是海带和粉条,羊下水并不多,时至今日,门城地区的羊汤仍延续这一做法。还有是名字不同,但做法相同,比如京城荞面制品叫扒糕,门头沟叫碗坨。比如京城叫豆面糕,门头沟叫驴打滚。还有一种小吃叫做咯吱,仅流行京西一带,玉米面掺绿豆等杂面摊成煎饼状,切成长方型,烘干后油炸后食用,也可糖溜,是很好的下酒菜,酒馆里常有卖.据说咯吱的命名缘自慈禧,一次御宴慈禧吃到咯吱,觉得好吃.待太监要撤下这个菜时,慈禧说,搁这儿,这叫什么呀?太监答,老沸爷不是说了吗,叫搁这儿.时间长了就写成咯吱了.现在门头沟农贸市场还可以买到.河南街有很多小吃店,也有挑着担子卖羊汤的,卖馄饨的,卖丸子汤的游商。担子一头是火炉,一头是吃食,(看来,一头热的不仅是剃头挑子)矿工们买吃食很方便,1956年以后,统购统销了,后来又实行粮票了,游商就没有了。小吃店也公私合营了,店铺也变成住家了。


河南街过去还有不少饭馆,以山东人李宝泉的开的"宝正园"饭馆最有名,李宝泉原来经营大饼馒头,后加山东风味炒菜.其扒菜最拿手,消费对象以平民为主.当时民间有这样的顺口溜:大三尖,小三尖(河南街上的地名),河南街上溜一圈,听戏花淑兰,吃饭李宝泉。现在东辛房经营炒菜的饭馆都不多了。现在有一家饭馆,风味也是川鲁粤,家常菜了。


河南街的兴衰,是和煤矿兴衰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社会的变迁,经济中心东移,以及煤矿的倒闭,河南街己风光不在了,现在己退化成一条宽不足3米的狭窄的小巷,正面临拆迁,河南街就要消失了。门头沟天桥的繁华只能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了。


另外,在城子煤矿,又称二斜井附近叫西坡的地方,也是一个商业文化娱乐中心,只不过规模不如河南街.现在城子的市场街就是当年的旧址,遭遇和河南街也差不多。这市场街连小汽车都不易通过了,去年拆了。



作者:1949仲然,投稿请发送邮件至497546663@qq.com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门头沟信息港公众帐号,获取一手门头沟信息

作者:门头沟信息港

关注微信公众号

沟里新鲜事
微信随时看

门头沟黄页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网站地图
© 门头沟信息港 京公网安备11010902000100号 京ICP备09038970号-9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嘉纳律师事务所 王律师